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莽乾坤》莽乾坤 小说 第55章 顶梁柱倒了 莽乾坤下克上

《莽乾坤》莽乾坤 小说 第55章 顶梁柱倒了 莽乾坤下克上

发布时间:2019-09-28 02:50:30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司马白衫 状态:已完结

《莽乾坤》为司马白衫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“那我也得先试了,知道好不好,才敢拿给您用啊!”宏琦上话很快,太后一指她,笑而不语,满脸疼爱,“你的身子骨这些日子好多了吧,看,

莽乾坤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莽乾坤》在线阅读

《莽乾坤》 免费试读


“那我也得先试了,知道好不好,才敢拿给您用啊!”宏琦上话很快,太后一指她,笑而不语,满脸疼爱,“你的身子骨这些日子好多了吧,看,脸上也有笑模样了。”

“呵,额娘您还别说,竟是比先前强多了呢,毓秀给请的大夫,比宫里那帮御医强多了,加上生姜才三味药,就把我的病给治好了。”宏琦脱掉鞋子,上炕帮太后捏起肩膀来。

“这么厉害?”太后笑着扭头看看宏琦,“还是毓秀推荐的?那我也要试试,是哪家的大夫啊?”

“肃惠中医院。”

太后看看她,“医院?那大夫……?”

“您也认识,”宏琦往前探着头,“这玉容散、香肥皂都是他制的呢。”

“我认识?”

“嗯,他本是咸安宫的学生,唤作肃文。”宏琦心神不由不荡。

太后的脸上神情不变,她敏感地看一眼宏琦,“是你六哥让你来的吧!”

“额娘一猜就准,呵呵,谁让我们都是从您肠子里爬出来的呢,这个肃文啊,就是胆太大,康亲王家也让他耍弄了一遭呢。”

“康亲王?”太后倒是来了兴趣,整日处于深宫,听笑话解闷是太后的一大乐趣。

七格格宏琦绘声绘色把永兴当铺的事讲了一遍,“额娘您说,这是不是个活土匪?”

“嗯,我还以为他把皇帝赏赐的东西当了呢,看来这孩子还知道分寸,”太后若有所思。

“额娘,咸安宫现在就在火山口上,多少人盯着呢,为新学,二哥与六哥可没少费心思,好不容易调教出个肃文来,指望着给全国作个表率呢,这香椿芽嫩嫩的,您可别给他们掐掉了呀!那功夫可就白费了。”宏琦不紧不慢地按着太后的颈肩。

“前朝的事儿我不懂,”太后看看宏琦,“那会子,我正在气头上,不过,看来这事也是有人暗中使劲,咱可不能让人当枪使了呢。”

“哎,我的额娘,您一说就明白。”宏琦笑了。

“瞧你,”太后笑着看看她,“他的事,那就放一放,也让他更好地给你六哥出力,倒是你,”她的神情骤然暗淡下来,她抓住宏琦的手,“你的身子骨前阵子不好,……也不要太焦虑了,谁承想,他会是个……唉,宫女前去也不知他是怎么蒙混过关的,现在你二哥派他去军前效力,军营里有的是血性汉子,这人啊,还是能改的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成文运死去,但今天还得去咸安宫,虽说是最后一天。

肃文没有告诉阿玛与额娘宫里的事儿,寅时,象往常一样赶往咸安宫。

西华门外,已是议论成一片,见肃文来纷纷上前打探,肃文却一概推脱不知,就在闹成一锅粥的时候,一个官差走上前来,“谁是肃文?”

“我是。”肃文并不认识他,上下一打量,却见他后面还跟着几个差役,却都带着锁练。

“带走。”那官差也不废话,后面马上上来几个如狼似虎的差役,拿起锁练就往肃文脖子上套。

“去你大爷的!”从昨天到现在,憋了一肚子火,此时有人捋虎须,他抬脚就踢,两个差役却不防这是个天不怕,两脚下去,一下仰面躺倒在地上。

那官差“刷”地一声拔出刀来,“好大的胆子,刑部的差役你也敢打?”

“刑部?”肃文有些糊涂。

勒克浑却上前来,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咸安宫的总学长你们也敢拿?”

那官差冷笑道,“只要犯了案子,都得拿,管你是谁。”

“我犯了什么案子?”肃文更加糊涂。

“成少詹被杀案,”那官差举着刀,“跟我们去刑部衙门走一趟吧。”

“去你大爷的,”肃文弄明白了,这火也搂不住了,“我也差点中箭,你们放着凶手不抓,抓我干什么?”

马上,海兰珠、麻勒吉、墨裕等人就围了上来,看着一言不合,马上就要动手。

“住手!”随着一声喊,秦涧泉从轿子里走下来,这些日子,咸安宫颇不太平,今天虽不是他当值,他放心不下,过来看看,却看到眼前这一幕。

“你们是刑部的?”他上下一打量那官差。

“是。”那官差见走下一位官员,也不敢造次。

“成总裁又不是他杀的,你们凭什么拘他?”秦涧泉的语气很不好听了。

“他是人证……”

“人证,就要绳索链拘?”秦涧泉更加不满,“你们刑部的钱维钧还是咸安宫的教习呢,你们就是这么行事的?”

他身上自有一股正气,那官差却萎顿了下去,“回大人,我们这也是常例。”

“你们是刑部的,职责所在,我们也不能拦着,但他是咸安宫的总学长,皇上亲自赏赐的人,这事关读书人的脸面,”他略一沉吟,“这样吧,让肃文跟你们走一趟,把昨晚的事说清楚就行喽,但不能这样去,他本不是人犯嘛。”

那官差眼见差使要办砸,却没想到秦涧泉这样通情达意,赶紧一施礼,“原本就是这个意思,作完证,就没他的事了。”

肃文心里地是一凛,不提钱维钧倒罢了,一提钱维钧他怎么心里“咯噔”跳了一下呢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这世道,有什么别有病,遭什么别遭官司。

但时运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,这世上,无辜蒙冤之人有多少,代人受过之人又有多少,替人挡枪之人又有多少,带来的不仅是个人的切肤之痛,也让家里瞬间翻江倒海,乱作一团。

讷采、惠娴、多隆阿、胡进宝、刘松仁等聚到了肃文家里。

额娘胎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骂,“这是哪个小人害我老儿啊,这都关了五天了,不审不问,就这样关着,他可是家里的顶梁柱啊,他倒了,我们这个家就完喽,”她看看阿玛福庆,“你这个死人啊,让儿子跟着你活受罪,屁用不顶,……还是个参领,也参不出什么好点子来……”

福庆尴尬地站在一边,脸上也是一脸焦急。

讷采道,“事已至此,急也没用,但说破天,肃文无罪,这天子脚下,也不能由着刑部这样折腾,还能把白的说成黑的?!”他拍拍惠娴,示意她不要焦燥,“这样吧,我们兵分几路,老哥你呢,去找一下郑亲王,毕竟肃文是你们正白旗的,王爷也赏识他,我先找我们内务府的大臣明善,我们内务府比刑部还高着那么一截儿呢,然后我再去找一下端亲王。”

“唉,我到过郑亲王府几次了,可是要么门人回我,他老人家在宫里,要么传出话来,说这事他知道了。”福庆很是颓丧,但想到儿子,他又打起精神来,“我就再去一趟,到了这个时候,人的脸,就不值钱喽。”他站起来,下意识地想拿起鸟笼子,想想又放下了。

“那我去内务府,此事要快。”讷采道,他也是起身就走。

惠娴在后面追了出来,“阿玛,你可……”

讷采怜爱地拍拍她的手,“回去吧,肃文额娘几天没吃饭了,回去好好陪陪她。”

过了半晌,福庆很快又回来了,带给这一家子的仍不是什么好消息,但郑亲王答应过问,却又给跌进深渊的这一家人带来了希望。

人,总是靠希望活着,也习惯把别人当成希望,在这种有力使不上的时候,尤其明显……

讷采回来得很晚,明善永远是一团和气,答应得也很痛快,这个内务府大臣就象是个笑着的弥陀,一辈子干的是侍候人的差使,就这么笑了一辈子,你永远也别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来。

端亲王,讷采也找了,却答复此是刑部正常的程序,无需过于担心,并让讷采把这句话捎给肃文家人。

可是,自己的儿子身陷囹圄,哪个作父母的不担心?

自己的夫婿无故被拘,哪个作媳妇的不焦急?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爹,”魏瑛刚回到家中,却见女儿霁月迎了上来,“姨娘给您炖了参汤,您看看凉不凉,凉了我去给您热热。”

魏瑛看看自己的女儿,一边伸着手让下人换着袍服一边道,“等会儿我试试。”

“今儿我跟姨娘去了一趟肃惠中医院,姨娘也是关心您……”她越说声音越小,一抹红霞飞上脸颊。

“你姨娘拉着你去作什么?一个姑娘家,”魏瑛道,换下制服换上便装,转身在椅子坐下来,“来,霁月,到爹爹跟前来。”

霁月走过去,那魏瑛道,“爹爹知道你的心思,可是爹爹现在也不能出手。”

“为什么爹?”霁月有些着急,“您不是夸过他,也很赞赏他吗?”

“别急,听爹爹说,”魏瑛长叹一声,“他在里面,其实是安全的,对他来讲,并不是坏事。”

“不是坏事?”霁月纳闷道。

“嗯,据我所知,他家里人去找了郑亲王,他们家本是正白旗嘛,郑亲王却是有顾虑。”

“他有顾虑,旗下的人被刑部拿问,他脸上便有光彩么?”霁月道。

“郑亲王是在顾及康亲王与赵彻。”看看女儿惊讶的脸,“肃文胆子大,你不知道,前门的永兴当铺就是康亲王所开,肃文竟拿着一根烟袋锅换了五千两银子,康亲王的脸丢大发了,还有,他在咸安宫,竟带头要赶走律法教习钱维钧,那本就是赵彻派到咸安宫的钉子,这笔账自然也要算,现在是时候了,正犯在人家手里。”

“那他这还安全啊?还不是坏事?”霁月急道。

《莽乾坤》 精彩点评

p

莽乾坤

作者:司马白衫类型:历史状态:连载中

p

小说详情